首页 > 美文随笔 > 散文随笔 > 陈望道简历_陈望道散文作品

陈望道简历_陈望道散文作品

时间:2019-06-13   来源:散文随笔   点击:

【www.gbppp.com--散文随笔】

陈望道,原名陈参一,字任重,浙江义乌人,1890年2月9日生。1915年赴日本留学。1919年回国,在浙江第一师范任教。以下是陈望道散文作品,欢迎大家阅读!
  性美【1】
  性美底理想,在各民族各时代虽然不是完全没有统一的处所,却也不免有分歧的现象,概括地指出,自然有点为难。
  但研究低级社会性美底理想,却也还容易,我们只须看那些人为的装饰,便可了然。
  许多土人们已经将他们身体上的造作,显出他们性美底理想了。
  北亚美利加印度人往往用人工把颜面压平;太平洋诸岛也有压平儿童鼻梁的惯习;这完全同中国人缠足一样。
  我们看见缠足便晓得中国人们性美底理想,看了这些,我们也便学得他们底性的美感了。
  那些低级的人们并将他们性美底理想,在抹粉一桩事情里显示我们了。
  亚美利加印度人身上往往涂着赭石或污泥;亚非利亚达拿河畔古铜色的土人往往染着浓厚的黑色;戛胡人盛装时,多将黄粉抹在身上旧本老年女人,齿上也还染着黑色。
  这又同中国人们抹粉涂脂底性美的理想,几乎可以嵌入同一的模型。
  现在有位论者反对湖南女人恢复人权底宣言,说“‘涂脂’‘抹粉’者,人类应有之修饰也”,又说“‘涂脂’‘抹粉’者,完全一美术上之问题……深愿我敬爱之女同胞,培植吾国之美术,更谋发挥而光大之”。
  但是可惜这位热心的论者并不曾举出别处的模范,“发挥”“光大”似乎没有把握。
  我现在略略指出低级人们底惯习给他们看,他们从此也许更有希望了!
  发表于1921年4月《新青年》8卷6号
  批评的三昧【2】
  梁实秋在《文艺批评论》一书的《自序》里,说编这书的经过道:当时手边参考书可说等于零,故很有一部分是凭记忆写的。
  简略阙漏之病,自知甚多。
  然而,手边若是有充分的参考书,这一本小册子也许根本写不成了。
  我对于批评这一门学问若是知道得较多些,这一本小册子也许又根本写不成了。
  像文艺批评论这样性质的书,大概只能在自己学识尚浅和手边缺乏参考书的时候才会写得成的罢。
  两个“若是”,一个“大概……的罢”,真勾人迷离恍惚了。
  可是虽然是“大概……的罢”的句法,但“罢”字的底下,没有用疑问号,就用句号,想来是肯定的而非假定的了。
  依此类推,“大概”也可说是“大概只能在自己没有学识和手边没有参考书的时候才会不写而成的罢”“的罢”。
  那么,就是这一本《文艺批评论》,也是多写的了。
  “手边参考书可说等于零,故很有一部分是凭记忆写的”,可知还有“稍有一部分”,是凭什么写的呢?
  “手边若是有充分的参考书”,这话是“手边有不充分的参考书”的反面语,怎么“手边参考书可说等于零”呢?
  “我对于批评这一门学问若是知道得较多些”,这话是“我对于批评这一门学问知道得较少些”的反面语,怎么又“很有一部分是凭记忆写的”呢?
  不要看《文艺批评论》的本文,只须看这一篇短短的《自序》,已经可得文艺批评的“三昧”了。
  《自序》的微意在这里。
  发表于《太白》1卷8期1935年1月5日(署名不齐)

本文来源:http://www.gbppp.com/mw/593499/

推荐访问:著名散文作品
推荐内容:

热门文章